在高额医疗费的重压下,骆春颖曾背着丈夫在水滴筹上发起筹款。“让他能够回到他爱的讲台,回到他有着欢声笑语的学生中间,让我做什么我都认,再苦再累我能护理……”骆春颖在水滴筹上写道,家里上有患病的老父亲,下有4岁的儿子,为了治疗,家里的全部积蓄都填进去了。

女儿在王权的手机里发现,有些电话号码没有备注,但几乎每天都会打来,而且有很长的通话时间。